© 2005-2019 那一年单位分福利房,我们分到了一楼,小院外原来是个冰场,后来废弃了,有一片空地。我们把小院开了门,春天里种下了一颗桃树,一颗杏树还有一颗无花果树。每年春天,桃树杏树开满了一树芳华,结满树的果儿。后来两棵树开枝散叶越长越大,桃树枝和杏树枝开始勾肩搭背,有一年三月份下了桃花雪,天气好冷本该先与桃花开花的杏花却和桃花同一时间吐蕾,可能是桃花与杏花相互授了粉,那一年两树之间的枝丫上结出了奇异的果实,几个桃儿结的小可爱比正常的果儿小太多而杏儿结的果比正常果子大了许多,是不是植物界的稀罕儿。桃树每年都开花结果,刚开始几年结的桃子又大又肥,口感还不错,但后来不知咋回事,桃树干在夏秋季节总是往下流粘液,生虫子后来干脆死掉了。而杏树却长得愈发茂盛,枝丫苍劲树冠硕大。每年馈赠给我们的是一树繁花,一树酸酸甜甜的果实。春天里梅花残败时,正是杏花大开特开之时。枝枝叉叉上挤满了暗红色的花蕾。李渔说色之相媚者莫过于桃。桃杏自古不分家,杏花的娇花嫩蕊自是不比桃花差,春风春雨里,杏花的花苞由紫而红而粉而白,最后是满树耀眼的艳态娇姿,胭脂万点占尽春风.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